| 西青区 (拥有街镇级网站9个)
当前位置:西青区 - 枫叶正红

我要奉献到100岁!—建国前入党老党员高进和采访录

时间:2016-02-15 14:46    来源:    编辑:xqdgk

  在西青区水高庄村有一位近百岁的老人,他1945年参加八路军,和日本鬼子拼过刺刀。解放战争时他参加了辽沈战役和解放海南岛,身上7外负伤,落下终身残疾。复员回乡后他担任了第一任乡长,培养了一大批基层干部。退休后他坚持义务送信20年,被群众称做“老邮差”。他就是闻名乡里的老革命高进和。如今97岁高龄的他,虽然已双目失明,仍惦念着家乡的发展,惦念着儿童的教育,就在前几年还给小学生讲革命传统。他说:“我要活到100岁,奉献到100岁!”相片 1 

  历尽坎坷走上革命道路 

  高进和于1915年出生在津西水高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,此时正值军阀战乱,民不聊生。因当时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了,父亲在高进和出生的当天就背起行囊出外务工,不想从此杳无音信。他7岁时母亲又不幸病逝,年幼的他不得不跟随伯父一起生活。高进和13岁时被抓去当壮丁,在塘沽碱厂干苦力,每天劳作十几个小时,吃不饱穿不暖不说,身上还常常挨监工的皮鞭子,这样的日子熬了四五年。一天夜里,他正在工棚里睡得迷迷糊糊,有人把他推醒,“小兄弟赶紧跟我们逃。”他问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对方说:“带工友反抗压迫的人。”高进和站起来就跟着大家往外跑,逃出来后他才知道是地下党领导暴动救了他们。 

        抗日战争期间,他跟着地下党去山西给部队送药品,半路上被日本兵逮住了,把他押到煤矿挖煤。半年后,八路军地方武工队攻打煤矿又把他解救了出来。两次被共产党营救,使他对共产党有了深刻的认识。经过武工队长介绍,他正式加入了八路军,在王震领导的部队里当兵。他一个苦孩子终于找到了依靠,从此他一心一意跟着党,把部队当成自己的家。 

  在以后的战斗中,高进和不怕牺牲英勇作战,很快晋升为班长。高进和记得,在一次与日寇的作战中,他所在的连队拼到最后没有子弹了,战士们和敌人展开白刃格斗,他们班拼到最后就剩他一个人了,他仍和日本兵顽强搏斗,身上多处受伤,鼻子上至今留有一道疤痕,就是拼刺刀时被日本兵划伤的。后来增援的部队赶上来,全歼了日寇。他们打扫战场时缴获鬼子的长枪堆得像柴草垛,另外还缴获了好几门钢炮。 

  解放锦州身受重伤 

  1948年9月,高进和所在的东北野战军第二兵团第三纵队参加了辽沈战役。在第一阶段攻克锦州的战役中,东北野战军指挥部命令第三纵队和第三、第六纵队组成北突击集团,由第三纵队司令员韩先楚指挥,由城北向南突击。在总攻锦州战役发起后,高进和与战友们一起发起冲锋,这时一发炮弹落在高进和的背后,一位战友当即牺牲,高进和的背部、右肋和左大腿有7处被炸伤,当场昏死过去。民兵把他抬到战地医院抢救,他躺了两天才醒过来,这时他才发现耳朵听不见了。在战地医院他治疗了半个月,身体有好转,部队转移前将他托付给村里一个老大娘家养伤。大娘每天用小米熬粥喂他,背部重伤的他只能趴在炕上,艰难地挨过了40多天。 

        在高进和在老乡家里养伤的时候,第二纵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0军,奉命南下了。高进和听到消息后,不顾伤势未愈,偷着从医院跑出来追赶部队。路途中遇到不少伤病员,他们劝他追不上部队就别追了,整个江北都解放了,就干脆回家种田去吧。可他一想起死去的战友,更坚定了革命到底的决心,一定要找到部队,不打败国民党决不回家。有一天他遇到一支部队,就上去打听部队番号,对方告诉他,别找了跟我们走吧,在哪个部队都是打国民党反动派。他跟着部队来到长江边。这时解放军正准备渡江,到处写着“打过长江去,解放全中国”的口号。当他正准备渡江的时候,发现前面打前锋的正是自己的老部队。他和战友们久别重逢喜出望外,他们冒着枪林弹雨强渡过长江,直捣国民党老巢南京。 

    不久,高进和所在的部队又接到新的任务,继续南下攻打海南岛。经过急行军,他们赶到海边。我军没有战舰,为了打败国民党的军舰,他们研究出了笨法子,扎制了大量的竹筏子,在每个竹筏子上放炸药包、手榴弹,以班、排为单位,直冲向敌军舰,靠近了用手榴弹、炸药包炸敌人的铁甲战舰,许多战士为炸军舰和敌人同归于尽。经过血与火的较量,他们终于把国民党的残余部队全部消灭,把红旗插上了海南岛。当地老百姓编出顺口溜夸赞人民解放军:“解放军顶呱呱,竹筏船威力大,打翻国民党的铁疙瘩”。在攻打海南岛的战役中,高进和后腰又一次被炸伤,至今后背还有一个很深的洞眼。 

  由于高进和反复受伤,有时伤势未愈就参加战斗,他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,左腿和背部的伤口长期化脓不愈,后来虽然勉强治好,但却落下了终身残疾,行动受到影响。1952年,高进和从部队复员回到了天津老家。 

  坚持义务送信20年 

  高进和复员回家后,担任了第六埠、水高庄乡第一任乡长。他虽然没有文化,但凭着永不疲倦的干劲,使全乡的农业生产连续跃上新台阶,被评为农业生产先进乡。他本着对党的工作高度负责的工作态度,一直非常重视选拔培养年轻干部。多年来为家乡选拔了一拨又一拨基层干部。高进和说:“我自己没有文化,我就一直为群众选有文化的基层干部,干部有文化,地方才有大发展,群众才有好盼头。” 

  上世纪70年代,高进和从基层干部岗位上光荣退休。工作不忙了他却闲不住,他发现水高庄地处偏僻,又一直没有专职的送信员,村民通信往来极不方便,他就担任了义务送信员。邮局一把信件或是报纸送到水高庄,高进和立刻就会风雨无阻地转送到村民家中。看到村民收到外地亲戚寄来的信时高兴的样子,高进和又找到了作为一位退休老党员的价值。至今水高庄人还清楚地记得高进和为大家送信的时光,不少村民都知道高进和有个“邮差”的名号。村民高大爷回忆说:“高进和送信仔细着呢,每次都要亲自送上门,要是有汇款单,还必须让收款人盖上章签上字才能领走。”提起为大家义务送信的事,高进和显得很淡然:“那时候村里信息不通,一封信有时候在乡里压了好几个月才收到,要是有急事就被耽误了,我就利用退休后的时间送送信。” 

  这个义务送信的差事,高进和一直坚持了近20年,直到前些年他双目失明,还惦记着送信的事,村干部安排了另一个村民接替他。“要是我这眼睛不瞎,我还会一直送下去呢!”高进和拄着拐杖,正襟危坐,一本正经地说。 

  坚守信仰正已育人 

  高进和一辈子性格倔强,他从不因为自己的事儿去求人,听他儿子说,当年40军的老战友有当了高级干部的来看望他,问他生活上需要什么帮助,他说自己什么都好,啥都不需要。孩子们跟他说:“我们兄弟姐妹都是农村户口,啥时候也能成城里人啊?”高进和板起脸把他们教训了一顿。在高进和的影响教育下,他的子孙都对军队有着浓厚的感情,不仅三儿子一直在部队工作,他的两个孙子几年前也参军了。高进和跟孩子们说:“部队是个大课堂,你们在这里接受锻炼我最放心。” 

  高进和关心家乡青少年的德育工作,从上世纪70年代起,他每年都被邀请去各类学校为学生讲课,他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教育孩子们珍惜学习机会,努力掌握本领,将来为国家贡献力量。他给学生们进行传统教育时,讲起与敌人拼刺刀的经历,孩子们会问:“爷爷您不怕死吗?”他说:“打仗哪有不死人的,但是哪怕就剩一个人也要战斗到底,为死去的战友报仇。” 

  高进和失明后,仍不忘家乡青少年的教育,2009年国庆期间,95岁高龄的高进和,依然在儿子的搀扶下到辛口镇中心小学,为学生们作革命传统教育。高进和说:“我要活到100岁,讲到100岁,用我100年的经历,教育孩子们不忘历史,爱党爱国爱民族,努力学习,多做贡献。”